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1949,黄冈解放记忆·蕲春——激战三天换新天 艾都蕲春万象春 [复制链接]

独醉
2019
05/07
14:04
分享
  • 黄冈日报全媒记者 詹钊 童婷 汪秀玲  通讯员 陈钰

    014fe2ae13cb48a990d3f7afd3360f42.jpg


    蕲春县城区一角   通讯员 蕲宣 摄

    8715e4a5ac8807c1714a1424dec4e059.jpg


    解放前的蕲州东长街(资料图)
           【解放档案】

    蕲春解放始末
           1949年3月,蕲南、蕲北县合并为蕲春县,同时成立中共蕲春县委员会、蕲春县人民民主政府,机关驻地漕河枫树林。同年9月,县政府更名为蕲春县人民政府。
           1949年5月14日(农历4月1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四野129师攻克蕲州城,三天三夜的激战,歼灭桂系1个连、县绥靖团1个营,活捉国民党蕲春县县长、蕲黄广英自卫队总队长、陆军少将叶景福。蕲春县全境解放。
           1949年5月15日,蕲春县人民民主政府组织木船300余只,在境内新港闸将四野43军全军南渡至阳新县黄颡口。
           1949年6月,县军事指挥部改编为县大队,开始对境内残匪进行清剿,于1951年胜利结束。

    席书文:(92岁)

    bdcdb0ce76c62bcf26d1dc947c500c0c.jpg

           大军南下征粮忙
           1949年2月下旬,蕲南、蕲北两县合并,成立蕲春县。
           当时,蕲州还没解放,江南的敌人还盘踞在此。上级指示蕲春方面尽快修通西河驿大桥,让野战部队顺利通过。到4月22日,原计划两个月修建的大桥,蕲春只花了38天建成。
           一座桥,支援了战争,连起了民心,也让从河南南下两年的席书文崭露头角。4月底,组织上来人征询席书文,是否愿意留下来?
           “如果蕲春人民需要我,我想留下来。”21岁的席书文如实回答。
           第二天,席书文就被调到漕河,负责支前物资供应站工作,与他分在一起的还有2人。
           筹备战略物资是天大的责任。供应站的任务就是为南下大军筹办军需,粮食、油、棉花、布匹、布鞋和食盐等,连稻草也要筹。县里专门成立支前委员会,省里也成立了专门委员会。
           1949年5月,时局发展极快,西河驿大桥上天天都有拉炮的汽车、扛枪的军人雄赳赳气昂昂地经过。
           “支前任务大于一切,宁可我们不吃,也要把粮食省下来支援前线。”县委书记在区委负责人会议上斩钉截铁。
           说是征粮,其实是借粮。大户人家多出点,小户人家认个账。借的粮食一抵秋季征粮任务,二抵当年税款。
           席书文负责的漕河区借粮工作完成得很快,领导专程在此召开借粮工作现场会。一个月后,上级通报支前情况,成效可观:全县调给部队粮食22800担、菜油6000斤、布鞋5万双、食盐4600斤、稻草10000担,还有一些棉花、布匹和洋火(即火柴),被地区评为支前模范县。
           《回忆录》诠释红色信仰
           “席主任,听你的报告不亚于读一本好书,上一堂生动的政治课。你为什么不把自己的演讲写成文章呢,这样效果不是更好吗?”
           老骥伏枥,壮心不已。离休后的席书文自从担任“关心下一代协会”会长以来,在学校、机关和团体作了许多场演讲,进行传统教育,扣人心弦。
           席书文的心不由为之一动。信仰的力量是无穷的。从接受抗日思想到走上革命道路,难忘的经历一幕幕浮现眼前:忘不了跟随大军南下时“深夜过黄河、通过黄泛区、神勇过沙河、血溅汝河水”的惊险历程:忘不了扎根大别山区时“藕塘湾分工、组织担架队、桥上湾祝捷”的珍贵岁月;忘不了解放战争时期“寨里山遭劫、手巾庵遇险、孙家山避难、扇子河遭袭”的艰难时光;忘不了初沐黎明时的“棠树岭脱险、抢修西驿桥、支前作贡献、奋勇战洪涝”的希望之光。从河南南乐县张果屯镇吉干村的垂髫小童成长为一名共产党员,到奉献大别山区走上领导岗位,担任蕲春县长、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席书文的经历充满传奇色彩。
           传承历史,教育后人。在撰写过程中,由于身体原因,席书文几次住院。在甘才志同志的帮助下,他终于完成20万字的回忆录《永不磨灭的回忆》,面向全国发行。
           席书文之子席旗峰在去年父亲节撰文:亲爱的父亲,您向来重视子孙的教育,严格要求子女,并为家立了家训,人手一份,使子孙都成为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益于人民的人。

    陈汉云:(81岁)

    7019d0e4b11001d46589dd99d6f140d8.jpg

           翻身农民自当家
           1949年5月1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129师陈团攻克国民党驻蕲春县最后一个据点——蕲州城,这场仗打了三天三夜,活捉国民党蕲春县长兼蕲黄广英4县自卫队总队长叶景福,蕲春全境解放。
           时任由中共蕲春县委、县政府成立的全县支援大军渡江作战前线委员会(简称“支前委”)副主任何启激动地说:“我何启搞革命一生,把头提在手上玩,就是为了今天。蕲春人民解放了,我们这些穷哥们就有新生活了!”
           这一年,也是陈汉云新生活的开始,当时他11岁,给地主家种田。“这段历史我一直记在心里。”陈汉云说。
           1947年发生在蕲春的著名高山铺战役中,解放军战士用两根竹竿,络上麻绳,铺上竹帘制作简易担架。竹帘赶制不及,许多群众把自家用的竹垫和草席子主动拿出来代替。陈汉云当时只有9岁,种完田就围在解放军叔叔身边帮忙,对于这些战士,他并不害怕。
           1949年5月14日前夜,他在睡梦中依稀听到阵阵枪响,心里有点怕,但一会儿仍沉沉睡去。天亮了,就听到村里大人们说:“解放了!解放了!”他又赶着自家的牛去吃草。一切似乎归于平静。
           解放后不久,陈汉云家就分到上十亩田地,再也不用给地主家种田了,从此过上了当家作主的新生活。
           三十年坚守红色历史
           沿着永昌路行驶大约三公里从右手边的小路拐进去,就是蕲州烈士陵园。在绿树掩映中,一座大约十米高的“解放蕲州革命烈士纪念碑”映入眼帘。
           纪念碑后面一座平房里,整齐摆放着200多名烈士的骨灰盒。每到清明节,陈汉云都要招待来自全国各地祭扫的烈士后代们。看到陈汉云,他们似乎看到了主心骨。
           曾经也有烈士后代给他送礼物表示感谢,都被陈汉云挡回去了:“你们的父辈贡献更大,我做这点事不算什么!”
           解放后,靠着分到的十来亩田地,陈汉云的日子过得还算红火。上个世纪90年代初,因为给烈士守墓的老人去世,陈汉云主动请求接过这个接力棒。
           在陵园里打扫卫生、除草。每个月工资不高,陈汉云这一干就是三十年。“得让烈士们有个安稳干净的家。”他说。
           如今,陈汉云的四个女儿都已出嫁,自己和老伴种了些田,日子虽不富足,一家人倒也其乐融融。陈汉云头发花白,牙齿疏朗,但是思路清晰,耳聪目明。对于目前的生活状态,他十分满足,脸上的皱纹舒展开来:“娃哟,现在日子几好啊,要惜福,知足常乐!”

    张国辉:(57岁)

    ba99b2412cfbb0b207cdddd9a52ec3b9.jpg

           坚守信念迎新天
           张国辉的祖父张翼南是早期共产党员,曾经组建了赤东地区第一个农民协会——下石潭乡农民协会。发动“雨台暴动”成立第一个苏维埃政权——雨台乡苏维埃政府。他的公开身份是私塾先生,秘密身份就是蕲广边县委委员,坚持地下斗争。
           解放蕲州城时,张国辉的父亲张雨声就负责给支前委运送木头、船只和粮食支援前线。
           1944年5月,国民党河南二纵沈光武部“围剿”蕲广边,因双方力量悬殊,张翼南奉命留下坚持。
           为了捕捉张翼南,国民党将他的儿子、张国辉的父亲、当时只有10岁的张雨声捉走当人质,要求供出张翼南的下落。
           “他们从我父亲口中没有得到一点消息,便动用各种酷刑,把他折磨得奄奄一息。在这种情况下,眼看逃不出魔掌,为了保护革命组织和严守党的机密,我的祖父吞金自尽,当时只有47岁。而我的父亲也因此落下病根,很多活儿都不能干,最后英年早逝。”回忆起这段往事,张国辉眼里拂过一丝伤痛。
           “解放蕲州城这一仗非常惨烈,攻城的时候架上木梯子,解放军战士往城墙上爬,死伤不少,打了三天还是攻不下。最后把炮架在打鼓台上,国民党军队瞬间人心涣散,全都跑了!”孩提时候,张国辉常听到父亲讲述这段历史,坚定理想信念的种子也在幼小的心灵里生根发芽。
           后来,在课本上看到刘胡兰的故事,张国辉还常常自豪地和小伙伴们说:“我们家也有这样的英雄故事!”
           好家风传承红色基因
           “礼义信为先,诗书传家常;节俭与勤勉,固守品自方;吾走吾之路,不求官和路,审时又度势,从善亦入流。”张国辉较为清瘦,皮肤黝黑,一身白色旧衬衣和黑色西裤,干净整洁。提到自己的父辈,他侃侃而谈。
           张国辉的祖父和父亲都受过私塾教育,是那个年代不多的“知识分子”。这个家训已经传了整整三代。
           牢记家训,张国辉一直坚守共产党员底色,扎根基层。曾与祖父共事过、后担任粮食部部长的赵辛初老先生曾提出帮他继续学习深造,被他婉言谢绝了。
           每天早上要认八个字,吃饭之前要背毛主席语录;地上的牛屎不要怕脏,用手捧起来放在田地里再洗手……“父亲教给我的这些小事融入我的灵魂,也深深影响了我对孩子们的教育。”张国辉说。
           受家风影响,张国辉的女儿高三就入了党,儿子在大一也成为一名党员。两个孩子大学毕业后,都留在大城市从事教育工作,成为他们儿时对父辈承诺的“做一个对社会有益的人”。
           “我们党成立快100周年了,家里就有了整整四代共产党员!”张国辉十分骄傲,衬衣上的党徽分外耀眼。
           眼看快要退休了,张国辉有了一个新打算:捡回自己的老本行——做文化研究,教娃娃们国学,传承先辈优秀文化。
           (编辑:张小志)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2896 | 回复:295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