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冈大量民间传统文化陷“后继无人”之困 [复制链接]

查看: 3957 | 回复: 0

ami
2015
05/08
12:41
分享
  •       76岁的徐道经是麻城市有名的善书艺人,过去请他说书的人排着长队,现在不光是免费说书没人听,想传授技艺也后继无人。

      黄冈善书是一种说唱结合的曲艺种类,已有260年历史,它包含黄冈丰富的方言和浓郁的民俗风情,是黄冈市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而整个黄冈,现在能说善书的不到100人,大多超过70岁,最年轻的也有50多岁,保护和流传面临尴尬。

      在黄冈市公布的首批36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与黄冈善书一样面临尴尬的还有荡腔锣鼓、戏子架、黄梅小调、丝弦锣鼓等,这些民间传统文化皆因后继无人濒临失传。

      过去善书说到大天光不睡觉而今观众稀少,收入难养家

      “过去我们一说书说到鸡叫,一说大天光,人家不要你睡觉;现在你打鼓搞得再热闹,也没几个人出来看。”这是76岁的徐道经对他50余年善书生涯的总结和对以后的困惑。

      徐道经读过几年私塾,从小就迷上了善书,16岁时,父母送他去当学徒,凭着对善书极其浓厚的兴趣,勤学苦练,20岁不到,他就穿着长衫、光鲜亮丽地上台,赢得了善书观众的好评。

      他回忆说,当时每逢冬春农闲时或是红白喜事等,都要讲善书,或在村口搭台、或在门口设坛,讲台上设一案桌,讲台、案桌前均有“龙凤呈祥”的方形红缎围布,俗称“围桌”。说善书艺人道具由鼓杆、小扁圆鼓、云阳板、竹制鼓架组成。演出时,左手执云阳板,右手击鼓,开口说唱。唱、做、念、打,引人入胜。内容包括历史故事、英雄传奇、善恶报应、风俗演义等,形式上有大书与小段之分,都用方言讲。可一人说唱,也可二人联堂。场地不受限制,一场一般在3小时左右,内容一般根据听众和艺人双方商量确定。

      每次徐道经登台,都会让观众落泪。他讲的善书,轻重缓急拿捏得很好,能让人很快入戏。上世纪80年代,他经常在红安、麻城、新洲、罗田等县市相邻乡镇演出,很多人都点名让他到场,他成了家喻户晓的善书先生。说善书最鼎盛的那一年,徐道经在家的时间不到一个月,其余时间都在外讲善书,没空回家。

      1986年以后,随着电视文化的冲击,人们的文化生活内容丰富,听众减少,慢慢的,徐道经待在家里的时间多了,他带的10多个徒弟也大多改行。“现在善书面临后继无人啊。”老人不无遗憾地说。

      据了解,善书艺术后继无人,究其背后,还有着经济原因——说善书收入不高,一场演出也就一两百元钱,而且不是每天都有人来请去唱,平时都没有固定收入,收入难以养家。

      为拯救善书艺术,徐道经曾办过三期“青少年讲古班”,希望从娃娃抓起,培养一些说书传人。“其中有不少孩子口齿伶俐,表达能力强,是可造之才。”徐道经说,“可惜后来课业繁重的孩子们陆续都不来了。”

      徐道经认为,民间文艺如果没有特殊政策的扶持,迟早会“香火湮灭”。好在麻城已成立民间艺人协会,正想方设法来传承和发展这一民间艺术。

      丝弦锣鼓在团风演奏300多年如今“弦断”,传统艺术后继无人

      丝弦锣鼓,一种独特的民俗大型交响乐,团风北部山区群众常在祭祀、节庆、红白喜事等重大活动中进行演奏。经文化部门考证,过去黄冈麻城、新洲等地都有丝弦锣鼓表演,现在整个鄂东地区濒临失传,团风熊家塆丝弦锣鼓是鄂东地区现存唯一的一支丝弦锣鼓队伍。

      团风县贾庙乡熊家塆村村民熊堤生,是团风丝弦锣鼓代表性传承人,他长期致力于丝弦锣鼓的挖掘传承工作,至今已搜集整理了曲牌30余首。

      熊堤生介绍,一个完整的丝弦锣鼓乐队由打击乐、吹奏乐、弹拨乐、拉弦乐4类乐器组成。其中打击乐器有8种:大鼓、马锣、大锣、小锣、钵、皿磬、云板、梆鼓;吹、弹、拉乐器有10多种:二胡、京胡、板胡、月琴、琵琶、笛子、箫、笙、唢呐、叽呐等。

      丝弦锣鼓的演出人数一般在18人以上,最多可达八九十人。根据需要,可原地静态演奏,也可在行进中动态演奏。演奏由马锣手将马锣抛空数米接打来指挥整个乐队,打击乐和管弦乐交替演奏,演奏阵势宏大,音乐悠扬动听。

      丝弦锣鼓在团风演奏已有300多年历史。据初步考证,熊家塆丝弦锣鼓起源于清雍正年间,由罗田的一位王姓师傅传艺于此,至清末已发展到鼎盛时期,全塆男女老幼都能来两下。

      丝弦锣鼓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先是糅合民间音调形成“耍锣鼓”,随后吸取了曲牌体戏曲音乐形成了新的“鼓吹乐”形式,最后融合了板腔体的戏剧音乐形成现在普遍意义上的“丝弦锣鼓”。

      1944年秋,鄂东一带大旱,到处拜神求雨,丝弦锣鼓就随求雨大军表演到了新洲、罗田、麻城等地。1958年人民公社成立时,熊家塆30多人的丝弦锣鼓队受邀到区政府所在地贾庙进行庆典表演,受到了当时县、区领导及社会各界的高度赞赏。

      从上世纪60年代到80年代,丝弦锣鼓一度受到限制。改革开放后,熊家塆丝弦锣鼓又逐步恢复表演。近20年来,在市场经济浪潮的冲击下,熊家塆人口大量外流,加之老一辈民间艺人的相继去世,丝弦锣鼓陷入了后继无人的窘境。

      令人欣慰的是,近年来熊家塆丝弦锣鼓的保护与传承工作逐渐得到团风县委、县政府的重视,在资金投入、人员培训、劳务补贴等方面都给予了一定的扶持。从去年起,团风县多次组织文化工作者深入田间地头,对丝弦锣鼓进行了深入挖掘、收集和整理,采集了一批原始文字、音像资料,熊家塆丝弦锣鼓成功申报为湖北省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黄冈市人大代表:以文化产业眼光提供政策性保护在青少年中营造民间艺术氛围

      在英山县陶家河乡英太寨村有一支农民舞狮队,每逢过年过节的喜庆日子都会进行表演,成为了当地农民的乐趣。

      今年52岁的安金祥,是这支舞狮队的负责人,有35年的舞狮经历,每逢谁家有喜事,都会请他和他的舞狮队来热闹下。但随着青壮年劳动力外出务工,这一民风民俗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境地。安金祥说,这支舞狮队,年纪最大的将近60岁,最年轻的刘元旦有40岁,由于是今年新加入的,和老师傅们比起来,他的动作显得有些生疏。

      安金祥担心,祖辈传下来的民俗传统,会这样丢了。

      这也是黄冈市文化局社会文化科科长周斌的担忧。据他介绍,黄冈市非物质文化遗产数量丰富,但相当数量的民间传统文化濒临失传,认识不到位、基层专业技术人员较少和保护基金匮乏是黄冈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三大“瓶颈”。他说,黄冈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涉及门类多、分布领域广,极富地方特色的恰恰散布在民间乡里,有些因为长期无人问津而渐趋消亡;另一方面,年轻一代对传统文化认同感的缺失,也使得很多宝贵的传统技艺后继无人。这些问题都直接影响到黄冈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生存与发展。

      如何摆脱传统文化技艺所面临的困境?黄冈市人大代表黄新建议,首先,政府部门应以文化产业的眼光在政策上提供保护,在物质上提供必要的帮助,为民间文艺工作者提供舞台。最主要的是,要培养下一代人的保护意识,只有在青少年中营造民间艺术氛围,民间传统文化才有持续的生命力。当然,民间传统文化传承者也不能食古不化、一成不变,艺人也有责任和义务丰富技艺,让传统民间文化也成为现代人的爱好。(记者 柯利华)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跳转到指定楼层

    主题:38 | 回复:4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