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金梁:“馄饨叔”亦能挥毫生香 [复制链接]

查看: 954 | 回复: 0

张小志
2013
10/11
18:13
分享
  • 2013101118133413.jpg

    2013101118133413.jpg

        记者李奕漫
        9月25日下午2时42分,黄冈职院的学生们正在教室里上课,南湖学府街显得格外安静,店面老板多数抽空眯一会。走进一家不起眼的海鲜馄饨店,一个中年男人在二楼卧室里专注地练字。两个小时后,他收拾好纸笔,起身换上白大褂,走向工作台开始揉面。又过了半个小时,他端着满满一袋子面皮走下楼,坐在小桌子旁,娴熟地包起馄饨。他到底是干嘛的呀?
        “老板,两碗馄饨。”“这里要三碗。”放学时间到,小小店面突然被学生挤得连站的位置都没有。馄饨店的老板陈金梁边微笑着招呼,手上还不忘继续包着馄饨,他的妻子则手脚麻利地煮着馄饨。“他家的馄饨我吃了两年了,我们都叫他‘馄饨叔’。”不仅是学生,就连学校的老师、周围店铺的商贩都经常来光顾。这家馄饨店从最初南湖桃园街的一辆手推车做起,7、8年的时间里陈金梁已经有了他的“馄饨拥趸”。最让人惊讶的是,陈金梁写得一手好字,参加比赛拿过奖,还出过文集。
        “他就是个练字狂,天天练,没日没夜的练。”陈金梁的妻子刘亚莉抱怨着,语气里却透着疼惜:他们早上6时就要起来揉面、剁肉、调馅,晚上9时才慢慢收拾摊子。差不多11时准备睡觉了,陈金梁还要看看书、练练字至少2个小时。这样算下来,他每天只能睡4、5个小时。不困吗?“习惯了,现在不写字还睡不着呢!”他笑呵呵地说道。
        陈金梁是黄州区路口镇人,小时候家里穷,父母连点盏煤油灯都舍不得。可他就用青霉素的小玻璃瓶灌上煤油,用妹妹的小发夹做灯芯,每晚看书,直至3小瓶“青霉素煤油灯”没亮了才睡觉。买不起纸张练字,他夏日里去池塘摘荷叶,一笔一划写在荷叶上。有时候,他就用毛笔蘸水,在石板、水泥地上练字。他还记得自己书法入门的字帖,是一本苏东坡的《醉翁亭记》。薄薄的一本字帖,他足足临摹了一年。
        由于家里兄弟姐妹多,陈金梁21岁便离开家,到黄州打工。打工辛苦,他仍没有放弃自己的爱好,瞒着家人从指缝里抠出工资去鄂州报名学习书法和诗歌。穿着一双旧球鞋,他总是一路飞奔,赶着乘船过江上课,放学了更要撒起腿跑去赶最后一班回黄州的渡船。经过一年的学习,他的书法技艺有了提升,对诗歌的理解也更深刻。从14岁开始学习写诗和书法,不知不觉已经20个年头,陈金梁幸福地说:“与诗歌、散文、书法为伴,每一天都充满着希望。”
        陈金梁对书法爱好的执着与专注,让他无心插柳柳成荫。2009年,他在朋友的鼓励和推荐下加入黄州书画协会,与更多的书法爱好者切磋技艺、交流心得。一次比赛中,他的一幅苏东坡《寒食帖》书法作品首次参赛便取得优秀奖。这之后,他练字更勤了,午间休息也用来挥毫。摊开宣纸,思虑周全,他便手持毛笔,笔尖先蘸清水后点墨,一幅幅佳作在捏馄饨的糙手下展现,如行云流水般潇洒自在。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67 | 回复:102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