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谜黄州发现铭文城砖 [复制链接]

查看: 1745 | 回复: 0

idongpo
2012
07/23
18:43
分享
  •   春节后各大网站紛紛报道了黄州发现千年铭文城砖的消息。笔者找到发现者家中查看了这批城砖,其中有一块砖侧面有“防江军窰城砖”六字銘文。这类城砖在定花院岗上曾多次发现惜未收藏,但迄今仅见这一块砖上有此銘文。这六字銘文是什么时代的?有何史料价值?此城砖与黄州宋代城池有何关系?其出土处是否宋城遗址所在?这些谜底笔者力图解开,不妥处还请读者指正。


      一 铭文城砖的断代与铭文的史料价值

      关键在于防江军三字。大家知道南宋抵抗金、元入侵,主要依靠长江天险布防。抵抗金兵入侵江南,南宋水军发挥了巨大作用(如黄天蕩之战、采石之战)。南宋初期三大将岳飞、韓世忠、张俊部下均有水军,但未有防江军出现。直到嘉定元年(1208年)《宋史·傅伯成传》才记载了鎮江焦山防江军调防到城东圌山,可见最初出现的防江军是由驻守鎮江的水军分化出来的。其后《嘉定·鎮江志》又有防江军调拨军备的记载。《宋史·赵善湘传》则记载理宗绍定元年(1225年)普遍创建防江军。此后除镇江外如池州、江州(即九江。此二处均见《许国公奏议》卷三)、建康(今南京。见《景定·建康志》)、兴国军(见《宋会要·职官》)等等沿江城市都相继设置有防江军这一新的军种。


      南宋建炎初年黄州第一次大规模修复北宋城墙历时半年(见《宋史·忠义列传》),那时防江军尚未出现。南宋嘉定十四年(1221年) 仆散安贞攻宋之战,金兵进围黄州长达两月才攻破,城墙的残破自不待言。《宋史·孟珙传》记载:端平二年支撑南宋半壁江山的灭金抗元的一代名将孟珙进驻黄州,三年(1235年)即全面修复黄州城,加高城墻、加深城濠,搜访军实,还建屋三万间安置来归人民。孟珙这次修城肯定使用了大量的防江军窰提供的城砖。翌年(1237年)蒙古军攻下舒州、蕲州后转攻黄州,孟珙又率水军从上游突围进入黄州城中百计抗击, 蒙古军围城月余不下而退。当时攻城已用上了土炮,城墙轰缺、轰塌等等残损现象自然多见,围城兵退后肯定会及时彻底修复以利再守,必然要再次动用国家供给的军需品--防江军军窰专门烧制的大量城砖!最近黄州发现的有銘文防江军窰之城砖,应当出自嘉定15年到嘉熙元年冬之间黄州修复城墙之用,这就是说该城砖使用于公元1221年--1237年间,距今七百七十多年了。据《从九江城砖看宋朝军制》一文(见寻庐人文网2009 - 03 - 11发布)介诏:“现存的九江城砖中有多块含有'防江军'的铭文,防江军是南宋后期成立的一个特殊军种”。九江城砖仅銘“防江军”三字而未见军窑或城砖字样,黄州城砖銘文为“防江军窰城砖”很完整,当是全国首见!除了其载体砖是用于修复黄州宋城外,这六字铭文至少还说明了两点:㈠南宋防江军在沿江普遍设置,其主要职能是防守沿江城池;㈡南宋中后期沿江战亊吃紧,修补城墙耗费的城砖数量巨大,国家须要设立专门的“防江军窰”以保质保量地生产城砖,作为军需物质大调拨给防江军驻防城使用。


      二 防江军窑城砖的发现地址可确证地方志记载的黄州宋城位置无误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防江军窰城砖发现的地址在明代初所建黄州城的东南郊--今青砖湖社区定惠(惠今讹为花)院东岗上!据《明史·地理志》记载:“黄州府治南有故城,洪武初迁于今治”。明代弘治《黄州府志》卷1则言“本府城宋元时在今城南二里许”。上世纪90年代黄州的学者李儒科、史志鹏根据上引地志曾分别指出黄州宋元古城“在南郊七一村(即青砖湖社区前称)范围內”、“在今青砖湖一带”。笔者在《黄州故城考》(见黄冈师院学报2010年第五期)中曾就黄州明代前故城的由来、四至、城墙走向、城门设置及州衙位置等等作过详考。曾指出:“实际上在弘治约五百年后的新中国初期,宋代残存的故城东、北城址仍可见其踪迹。其东城遗址在今青砖湖定惠院东区南北走向的长岗上。”这批防江军窰城砖正发现在笔者所指出的宋东城遗址定惠院东岗上!实际上青砖湖村民50年代挖砖卖、70-80年代自用砖大多是挖自此岗被其世世代代称之为“老城埂子”上。陈家就是在这“老城埂子”向南转弯处挖出了那块有銘文的城砖。这个“老城埂子”正是被明、清《府志》多次声明当时猶存的黄州宋城东城遗跡!宋东城今天虽已不存,但其城基70年代尚清晰可见,今天仍可观察到。


      从正史《明史·地理志》到明清历代的《黄州府志》记载有绪:黄州宋城遗址在今城南二里许(笔者经实地考察后在《故城考》中增补了“偏东一里”以求方位定得更准)。除弘治《府志》称宋元故城“其北、东城跡猶存”外,康熙《府志》称“郡城宋元遗筑在今城南二里许……今东、北城跡猶存。”乾隆《府志》称“黄州府城宋元遗筑在今城南二里许……今东城城跡猶存”。注意关于城跡的说法三种《府志》各不相同,可见并非后《志》抄前《志》各是当时的实录。由于乾隆时宋城北城跡已不明显,故乾隆《志》谨慎地删去了前两《府志》中的北城跡,只实录下明显可见的“东城城跡猶存”。 这就是说:黄州宋城的东城、北城遗跡在明弘志、清康熙时均在,清乾隆时虽北城遗跡不显※但东城遗跡仍明显可见,下至近代东城遗跡则被城址所在地青砖湖社区的村民世代叫做老城埂子。号称千年的铭文城砖正出土在明城南二里许、偏东一里的老城埂子上!这给宋代黄州城正座落在今城东南郊青砖湖社区的史实增添了一项不容否认的铁证!


      三 防江军窑城砖的出土彻底否定了黄州宋、明城合一的假说


      近年来有苏学专家提出了黄州宋城在明城内(即宋、明城合一)的主张,黄州遗爱湖公园苏轼纪念舘中黄州宋城造型沙盘就是这一主张指导下的产物!作为学者可以不采纳《明史·地理志》和明清历代《黄州府志》关于黄州宋元古城位置的明确记载,也有权不相信上举明清三《府志》关于黄州明代前故城的东城、北城遗跡猶存的实录。但是撇开上举史志明文另外提出黄州宋、明城合一的主张,就必须拿出比上举史志更有力的一手证据来!如拿不出有力证据只凭借对清代人不确切说法的片面解释,按理说已被上举正史与弘治《府志》所否定。遗憾的是:宋、明黄州城合一论至今未能提供一条过硬的证据而只是一种别出心裁的假说!这一假说只有两奌证明力很差的旁证作支撑。其一,《苏文忠诗编集成》的作者王文诰在该书21卷中言“诰于嘉庆四年…抵齐安,夜泊赤壁矶下。翌日…沿江而至朝宗门。…入门而左绕,……则东坡雪堂在焉。”今天宋明城合一论者解释王氏这段话说:齐安,黄州前称。朝宗门本是唐宋时黄州城南门的称谓。明清时已改称一字门,王仍用旧称。此“可佐证宋元明清黄州城一脉相承,亦可排除今人有'宋城不在明清黄州城内'的说法”。王文诰是清代苏轼诗文注家。他只知道苏轼时黄州城南门是朝宗门,完全不了解黄州城的历史变迁, 也未查阅《明史·地理志》,对沿革地理完全外行!清嘉庆四年(1799年)他走进黄州南城门,虽然城门上高悬着“一字门”三个大字,他以为如称黄州为齐安一样,故意复古地称它为朝宗门, 闹出了把黄州清代城当成了宋代城的大笑话!没有想到王氏犯下的这一低级的错误,居然成为了今天“宋元明清黄州城”合一论的证据!其二,清《一统志》称“黄州府城…明洪武初因旧址改建”,合一论者则把它片面解释为明城是由宋城改建故包含了宋城。且不说清《一统志》晚于弘治《府志》、权威不如《明史·地理志》,其模糊说法理应被后者所否定;《黄州故城考》所作考证兹不赘述,其结论是:明初筑新城时放弃了宋城沿江的主城区而保畄了西坡上的宋子城区,清《一统志》所谓“因旧址改建”,笔者认为“旧址就是故城子城”!合一论者上举两奌旁证其实只是其片面理解而拿不出直接证据。现在位于明城南二里、偏东一里处出土的防江军窰城砖则彻底地否定了宋、明城合一的假说,不同理解之争应该结束了。


      ※注:《黄州故城考》曾言:“位于明城一字门外呈东西走向的一字形岗地(俗名一字岗,一字门及门外一字桥均由此岗得名),笔者以为这正是故城之北城残畄下来的城体!”


        (作者:梁敢雄  黄州东坡研究学会)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跳转到指定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主题:38 | 回复:4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