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黄冈人的记忆,那些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的手艺及手艺人-弹匠 [复制链接]

查看: 715 | 回复: 0

和亲公主
2019
06/19
09:09
分享
  •       作者:程锋
          父亲快60岁了,是我们当地有名的“老弹匠”。他自16岁开始学徒,直至今天,弹了不计其数的棉被。几乎乡里每家都有着父亲弹的棉被,有的家里甚至祖孙女三代人都是用着父亲弹的棉被出嫁的。
          至于父亲为什么会从事这又脏又累的弹匠行业时,父亲便会感慨万千。父亲兄弟有六人,还有一个姐姐,爷爷去世的早,奶奶一个人带着七个孩子,生活在那个艰苦的年代,日子更是比其他家庭更为艰难。为了生存,他们便小小年纪开始了自力更生的日子。
          以前学手艺需要自带粮食和学艺拜师的费用,父亲都拿不出。无奈之下父亲便抓些黄蟮、鱼、虾等到九江贩卖,再换些吃食回来。有时也会离开家乡到更远的地方去谋生。在外漂泊的日子里,父亲偶然下得知学弹匠不用交学费,还有饭吃。父亲便学了这个,学成后回到了家乡,在自己家里开始加工棉被。
          凭着父亲吃苦耐劳的劲和精湛的手艺,乡里找他弹被子的人越来越多。再到后来跟母亲结婚,生了我们姊妹仨个,盖了间属于自己的房子,也终于有了自己的家和自己的弹匠铺子。
    16dae24b38a74d2f9f1abf044f9e1278.jpg

          记得小时候,那时的弹匠还是纯手工弹被子。乡亲们把采摘晒好的棉花拿来加工。那时的棉花去籽去得不是很干净,父亲把去籽后的棉花放到一个全身除转动轴(是一个由很多钜齿条做的圆柱体)外都是木头做的轨花机里。棉花从这头塞进去后,便会被钜齿条拉得像柳絮那样松软。那个机器不用电,机子里面有两个突出的木板,两个脚踩在上面,轮流上下压动(有点像单人翘翘板)带动传送带工作。一天踩下来腿很酸,小时候就觉得很好玩。
    dba33cd3a5f24b8ebf206b34537f786e.jpg

          接下来,父亲再把松软的棉花平铺到床一样大小的工作台上,再用弹匠专用工具,跟电影里《巧奔妙逃》里放着那个弹棉花的片段里弹匠用的工具是一样的。带牛筋的大弹弓、木锤、木头做的木磨盘还有系在腰间的宽皮带。父亲也像电影里放的那样,把那张大弹弓背在背上,左手握住大弹弓,右手拿起木锤。先是用木锤在大弹弓的弓弦上弹了弹,再时不时的调动弓弦的松紧度,在经过反复调试直至槌击的“嘭嘭”声正常之后,他才正式弹棉。只见弓弦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均匀振动、棉絮飞花、音律动听,“嚓、嚓……嗵,嗵……嘡、嘡……”,汇成一曲古老、悦耳、动听的欢乐进行曲。
    faed88e1fa944ba6851636cdc10e09cd.jpg

          还记得由于棉籽没去干净,弹的时候,棉籽便会向四周弹去,放学的我们都是弯弓着腰钻过去,因为那弹出的棉籽弹到身上的感觉就像是被人扔的小石子砸的一样很痛很痛。可父亲却需要每天背着重重的大木弹弓不停的劳作,即使在寒冬腊月里,身上仅穿着一件薄薄的衬衣的父亲,却像是在三伏天干活似的汗流夹背。
    93eba339e3b646bf9691b8175c11961a.jpg

          待棉花被弹得平平整整松松软软像豆腐似的时候,父亲便拿出一个有篓空眼的大簸箕把它压平,再跟母亲用一根竹子做的长条,上有一个眼,线就从那里穿过。这时父亲和母亲就像缝衣服似的,给弹好的棉花做了一件丝网似的衣服,最后就是用木盘摩挲压紧。这是棉絮加工最后一环节,却也是最重要的步骤,棉被好不好,全看压得紧不紧。手工摩挲木盘一天下来也只能加工一两床棉被。有时手摩挲累了,父亲便整个人站在木盘上,用脚夹住木盘把子,再通过身体扭动来带动木盘。每当这时,看着父亲扭动的身子,就像是看一场有趣的杂技表演,甚是精采。当自己站上去的时候,却是怎么也扭不动的。
    0224dbb2b06445758100296cd703d00c.jpg

          随着工业不断发展与革新,父亲也紧跟时代的步伐。先是自行改装了木盘,在木盘上装上了发动机。再是引进新的轨花机以及织好的棉网。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的同时,父亲也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了出来,棉被加工的速度也比以前快了近10倍。
    有时父亲会感慨现在的工业发达,但也会怀念那个手工作业的岁月。父亲说:“现在都是机器加工,弹出的棉花纤维大多被拉断,棉絮弹性大打折扣,‘铺纱’也没有以前那么好了,一床新棉絮用不了多久,不是结成硬邦邦一块饼,就是棉纱和棉绒分家了,没有纯手工棉絮暖和结实”。
    6411497c706e478caaa0275cfec1b8c4.jpg

          虽然还有人时不时的找父亲弹手工棉絮,甚至出到了10倍价格,但是父亲都婉言拒绝了。长期撕扯棉花、握弓持锤、牵线铺纱、摩挲木盘,让父亲的双手布满了厚厚的老茧,加上前些年经常弯腰驼背背弓弹花,父亲的背上常有血泡,腰椎、颈椎、肩肘也时常酸痛不已。
    村子里有很多人都搬到了城里随子女同住。我们会劝父亲到城里来住,可父亲却坚持要和母亲守着乡下弹匠铺子。对此我们很是不解,这时母亲说:“你们的父亲是属牛的,为人也像老黄牛一样,勤勤恳恳、踏踏实实的,只知道埋头苦干、任劳任怨。可现在要是让这头老黄牛提前退休,他便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他会不适应的,就让他这样,每天干点活,不管干多干少,只要有活干,他心里也会踏实些。”
    2e84e855d2d84cba87f767596a185cbb.jpg

          我们担心父亲在乡下的日子枯燥,父亲却并不这样认为,他说忙的时候弹些被子。闲暇的时候,他可以在菜园种种菜,收拾庭院。再说,在乡下,他还有一群老朋友老哥们,无聊的时候,跟老朋友聚聚、聊聊当年的事。若是到了城里,怕是没这么悠闲自在了。
    也是,每当瓜果飘香、蔬菜收获的季节,我们都能吃到父亲送来的蔬菜水果,还有色彩鲜艳、香气宜人的花朵。季节变换的时候,也能盖上父亲新弹的被子。
    2e84e855d2d84cba87f767596a185cbb.jpg

          节假日的时候,我们也会带着孩子回到乡下,与父亲一起作业,这时的父亲便像是打开了话匣,讲述着当年的故事。孩子们没见过父亲说的大弹弓、木锤、木盘等老弹匠工具,甚是好奇。
          这时父亲便会来到储藏室,拿出他那弹棉花用的行头,尽管木盘上积淀了很多灰尘,但是弹弓握臂和木锤很多部分依旧油光可鉴。见到这些行头,父亲就像见到了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高兴。可孩子们对父亲的老朋友们似乎并不感冒。或许在他们眼中,这些远远没有那功能强大的电动玩具更有魁力。对于父亲讲那过去经历的事,他们像是在听一个远去的英雄事迹一样,父亲就像那故事,高大而遥远。
    消息来源:广济文化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

    x
    跳转到指定楼层

    主题:38 | 回复:46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